matela

夜晚密集

大山的忧愁时常下雨
孤僻于鸟
开车到那里,它优待一把伞
游人的草帽从城市来
算是充饥 吃了一些,把旧愁换新愁
从此告别
此刻的寂静是朋友的沉默
它没有回答,在本该晴朗的夜空拥挤星星
我不说话 停在松树旁,假装
听它的叹息
等了很久,数十匹马伸过头来
仰起脸
从我的夜空飞过

评论

© mate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