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

回来就是大风
那边实在太美了,一个看书的女人
像落叶追在自行车后面
一直发出声音

成都5月要下雨
开花也很随意
不自然的高楼偎依在风口
犹如骆驼的脖了,弯弯些,直起来
又弯弯些

我回来就下雨了,成都不善待其他人

又不想睡觉,很多时候都这样:坐着,抽烟,不动
写点什么,没有想法
看书,没有眼力

细胞累了也会想着坐坐休息吗?
云总是飘飘停停。祁连山,岱黄山,焉支山
它爱哪里,就留在哪里
真好,它是云
这真好

今天从敦煌回来站在山丹的街上,已经有些冷了,我着短袖。
在路过桃花的时候打了很几个喷嚏,又哆嗦
才发现啊,春天的寂寞,离我很近

默默站着不走了,妈妈回来叫我。一起走吧,去吃饭
她说,“你刚刚是不是不开心?”

嗯,可能吧,我说,“有一点点。”

2017年4月
带着我家的老人去敦煌,我在路上觉得老人可怜。我正值少年,少年可耻
作为人类在地球的4月里,没有什么开心事,没有大笑、自以为是、温柔、告诫。

我写不下去了,我觉得我是个蠢货

站在莫高窟的底下
我爸说我没有好奇心
奶奶说,她心情好呢
妈妈在很远的地方坐着
我爸又说
他二十年前看过,这次角度不一

我晒得不行了我觉得我是个傻逼
为了泥团团画画
等这么久
浪费时间

远处有个特警,一直打哈欠
旁边两三个保安维持排队秩序
近100米的队伍
人人手里6块钱的矿泉水

“好不容易跑出来一趟”
医院就诊?
等久久

电冰箱
一次,两次,三次
响的不行
我睡不着
特不想睡,就是无聊

哎,怎么黄叶白叶都落下?
真糟

被子重,压的痛了
钟舌头铛铛,铛铛

山丹,山丹

从东街小学往龙首广场
走2000米
是我小学回家的路
经过理发店,窦娜妈妈开的
经过面包店,浙江人开的
经过影碟店
经过童装店
经过街道办事处
经过第三个丁字路

所有的我都记得
包括家门口的坡,常失陷的马车

现在的我从龙首广场出发
站在丁字路口
晚上的风很凉
云飘的快
没有月亮

我扶着自己的肩头
等马路红灯
2000米外站着什么?
我想想,想不明白

车一辆一辆穿过
旁边的树
一棵又一棵

刚刚下过雨
晚上
长长又弯曲

云在天上
天上的街道
宽宽又安静

我准备睡了
枕头放平
被子窄小

一点点凉风
帘子隆起

1 / 67

© mate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