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

基本上,我们都计划永远地活着

Me:

作为最后一天的想法,可以让我们更享受、更明白我们的生活一一生

Me:

对于relationship,不要有太多的期望,这才是正确的

Me:

也是随着“业风”而起的,人没有办法摆脱这个,但是不要期望,却是好的

Me:

太强大的决心和期望,总会断送一段或很多relationship,比如以为某人与自己合不来,比如以为某人与自己命中注定。

Me:

好的心态是,这是一个旅馆,我们一起入住,但这是暂时的,我们总会分别,或许是第二天就分别。包括对自己的每天,对自己的阅读,对自己的朋友,对自己的灵魂,都是如此。或许明天就分别或许是现在,但现...

能坐得住和能下得去功夫,在学问中
是两件事

功夫来自深度,来自自我深挖
坐得住就是有时间有空且不会被打扰

那些安安静静保持平和的,在独自面对自己时不畏不惧的,那些摸着身体就可以落泪的

无数的我的夜晚

从未告诉过我

寂寞是一种滑稽

我也不想再追究过去的自己的错误了,毕竟那时候

我比年幼的现在更加年幼


可耻啊,我走在马路上我默念着我还未曾写出来的一首长诗,我告诉自己它一定要有一个题目

一个响亮的题目,或者是爱或者是星空

多么轻柔的风才能把痛的历程镶嵌到我的牙齿与额头

在长长的林中

我低着头,不因为一束荣耀的阳光而是因为一朵黄色的野花

就要在一个陌生的注目中

凋萎啊


给casey

明天早上我希望我起床去拉开窗帘

地面是湿的


那时,

我刚从你身上爬起

你是微笑的,在一个梦里

给守铖

收到守铖来信,是四五页信纸

薄薄生活,有几个字

如福州马路薄薄

如福州楼群薄薄

如福州云朵薄薄


向下坠落的青涩的桃果

向下同桃果坠落的黄鸟

把我走过的足印衔起

到巢里叠别个的生命

无题

从未想过自己的被子会是一片一片的

树叶的影子一样

总盖不到自己身上,在灯旁

两个可惜的黄花儿对饮

身下预备泥土

带棺而行


我有时好奇地停下

看人家奔跑,讲话,喷火焰和水

总离很远一样

星星般划过,没有声息

无题

我看到楼房很高

街灯量,因此害怕

想早些去睡吧

一会儿就要下雨了

怕是听不到了


叶子一片一片落下

也没有人去捡

都是不能弯腰的人

都是直视的眼光

坐在

坐在天台

吹风

吹风

看一栋很高很高的楼

生命

生命给我的宁静

都耗在路上,夹边柳树,一个池塘

三米,四米,五米

离房子很近的鸟拾捡叶子

云,白云,紫云,红云

离风越近

离过去越近

夜晚在三月廿九

我与春天对垒

在门外蚕声

洗叶子声

网球蹦一下

未枯的叶子也落下


抖动的朱红的门环

湖面有一百只眼

一百只眼探手,一百栋楼把腰

弯了一弯

1 / 95

© mate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