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寺里,遇见小虫

今天的云朵是黑色

在寺里我抽了签

和尚,走过来

给我看看。

他看了,还给我又走了


我出去爸爸等着

我拿给他看,

他抽烟

看了,也还给我


我不准备离开了

怕又给退回来


天气越来越压抑

雨就在鼻子上却不落下来

我把吻、性交姿势留在家了

没有带来

不然,

在这片寺人的土地上

我将选择最多的人与我狂欢


一直把车开到湖边

远远的可以看见寺顶,听见念经的声音

我闭着眼

风温柔吹过

我的睫毛像砂岩,吹不掉

很多小草。


签在手里

忽然腿上有只小虫

我把他抓住

现在我开心些了

这支签是我和小虫一起拥有的


云越来少

星星把我...

与父亲的矛盾

如果在我母亲尚可以

生第二个孩子时

我便死掉

是否,

可以

摆脱如今的痛苦


压着我城市的云层

轻轻转动

特喜欢!!!!!

Etude for piano in D sharp minor, Op. 8/12
Composed by Alexander Scriabin
with Vladimir Horowitz

最近都很低沉,上次还立誓说要做个comedian,结果没有到第二天。


又在刷整5部Louie,希望看过之后能变好点。起码有声调了跳。

诗一节

柜子里塞满神仙的衣服

我却始终赤裸

握着空的酒

你眼睛捧给我星球

我的祝福,良夜的消瘦

一只手,

抓向宇宙的黑色中


雨夜是月亮的背后


风的谜语

把黑夜的腿分开

甘肃人,是哽咽的峡口

星星住在哪里

哪里的帐篷便是玻璃

“今天晚上”

我用中文写下

“今” “天” “晚” “上”

没有人理解,为什么长城的土更甜

为什么昨日你的腰带要在天上

向我招手

没有人理解,秋天是秋天

春天是春天


二十四里山路

二十四只鼠

它们把纽扣的眼塞住

它们不能有合起的衣服

5日夜晚,听见声音

床下怎么可能只有一具

女尸

觉得不够

是一片树叶那么大的城市

黑夜扣住

在手心

一条河流收集蝉

另一条

仁慈追随

把秋天的剑拿来

三个月亮

三个月常在不同地方


听见窗帘的叫声

狭细声腔,用眼睛说话

“看我,看我

“我在平原的麦色中

“是永不丰收

“在高原,他们叫我

“褐色的羊肉”

桌子背面爬满

独角兽

整栋楼房背面也是

月亮的背面。

最后一次去游泳,秋天

最后一根烟在水里,火里

你知道桃子

咬一口就流水的女人

你知道指头

整支竖立黑夜中,没有力量转动

打开窗是夏天

关上了就是秋天

这在于蝉鸣

铺满回家声音的路

薄如纸

往下滴落绿色的根

有人的歌,就是不一样

娃儿

娃儿二十八

还没一个家

想开拖拉机

娃儿没有提手旁

想有个炕有个金疙瘩

娃儿没有房

娃儿三十八

还没一个家

想考博士生

娃儿是个老后生

想领工资和退休金

娃儿自己还年轻

娃儿四十八

突然想回家

大雪片子飘洒洒

娃儿煮黄瓜

娃儿不想到春天

春天车票贵

娃儿可不爱借钱

娃儿五十八

单车哗啦啦

想到女婿家

女婿在美国

娃儿讲不通洋道理

娃儿六十八

心绪已安定

孙子五八个

从未长留过

暖火炉,凉手套

门外雀寒杨枝寒

娃儿想他一十八

曾与他的爱人

在河边把肩并把手牵

日暮渐近人渐老

扑扑灰尘f


1 / 70

© mate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