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tela

遥远的事情和过去的事情

像在同一个房间里

我们读书、谈话,有时提及生活

把生活谈说成生死了

忽地就默下,什么也不说地静静地,

各自眼中

现出最喜的一首诗来

此时的光阴是可以含在嘴巴里吗?

也可以说出来吧,虽然很艰难如同涉水

在冰河中,浅浅迈过足面去到对岸参加篝火

又是在梦里了,谁有雁归?


许多花的楼群之间有许多故人的笑脸

看我着,我愣愣的 想起以前的事情

有些不好意思 

就低下头去 找地上的蟋蟀

假装对一只不说话的蟋蟀有了兴趣

微笑在所难免吧

沉默在所难免

九月初四--观叶子

你走的时候没有把门关上

我开始想你

一些光在缝隙把自己打扮成 阳台

怎么会有如此美妙的声音

窗帘开了

你看着外面的世界这样告诉我


可你似乎不在了

空空的屋子不知会发生什么

我空空的嘴巴

已不是你梦的那个 

努力 穿上 衣服

出门 用没有眼睛的眼睛

把燃烧的树看见

有一个拍照的孩子是如此惊讶 

抬着头 火光把他的脸映红


叶子飞啊飞,天空就伸出它的手

让风去到另一边

十月十一日在灯下

向各处道歉,为了我未完成的作业
几道数学题
几道文字填空
我数错了一些时间,错过了机会
说的话也是
空空落落,没有满意
此时候把过去叫来
太打扰它了
“过去”正在修一堵拒绝我的墙
为我所哭之所
为我登临的地方
但此时候我想念它
希望它从树上下来,希望它飘荡
在芦苇中灰色总易辨识
在人群中那些街灯,仍有寂寂雨
无法淋湿的地方
因此
我用我的墨水,给一个孤独的人
写下“对不起”
这样我的城堡有了名字
叫换它,
它便到了

寄送

如若现在拆开包裹
那个答案会在流水中变化吧
你期望的
预定一块石头,河水旁坐下
洗洗袜子,晒着太阳
却又想起家中还有空张桌子的
懒于归去

但又在归去声中把耳朵
贴向包裹

你如此好奇,这样可爱
它在你手头是静静的
你的头发也静静的,好像我给你的那些信

好像那里面的笔画
树的阴影。
门打开了,钥匙放下,请坐吧
椅子上怎么会没有温度呢?

早进来了,被阳光照耀的河水在屋中环绕你

打开包裹看看
是一封信 多么欢喜呀

河流都停下了
阳光也停下吧 此时没有脚步能到达你的幸福那里
浅浅把它饮下
在第一个字与最后一个字之间
发觉了吗 
你的对岸正靠近过来到你后面去
你的影子
白白亮亮好像玻璃 立在河上

以前我以為那個聲音是ziwe,現在聽有些像bub

大概是今天夜裏難過而又有些許傷心的緣由吧。我猜是如此。

以前我以為那個聲音是ziwe,現在聽有些像bub

大概是今天夜裏難過而又有些許傷心的緣由吧。我猜是如此。

河流

很多的雨又来了
关闭嘴巴 秋天无人说话

总没一个芦苇使我想起你

好晚了 云飘去过好多地方又干干净净回来了
我不想说什么了

路上很拥挤,我在恨你

散记

效天今天画了一幅画给我,因为我竖起了V字,让他忽然有灵感了

也因我之前写过一首诗给他,他说,要回报我


他几乎是偷偷给我的,不让别人看见,不让蓝胖子和洋洋看见。不像我,几乎有大念出自己诗的冲动


他羞怯,不会伤害别人,还无法找到一个人最软弱柔嫩的地方,还无法把自己的矛 插去那里

他是个一字眉的小孩,眉毛连着印堂 嘴巴很大,容易沉默


有好几次他几乎是央求着,让我带他去焉支山玩儿 可是,我都拒绝了。我不知道我为什么拒绝。可能是怕我们都死在彼此快活的路上 可能是怕太美丽了 我自己无法忍受太美丽的回忆

当我看见太阳

当我看见月亮


当我把头,轻轻抵在墙上


蓝...

无题

会忽然想起方良坤

像是已经离开这个星球了

回头再看

真就把她落下了

先来的有什么不好

这些使我怀念 我死去的胳膊不再抬起

骑马穿过宇宙最神秘的星球

我在这里,是太阳

他们跪着在我的面前 享受一切

粮食,或者孩子

我要用白色填满你们的肚子

用食物帮你们打结

起飞了

都散落在街边 


© mate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