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tela

对于英文中单词的辨识能力很差,Victorian会认成越南,原因大概是单词真的不熟悉。
又比如primary 要查很多次几乎每次都要查,也是不熟。
另外 volume one 和bodies of knowledge about.. 这种也不能辨识。
大概不能辨识,都因为内存太少,输入的不够,以至于每次出现都要再思考再查询。

17号
读法:读完一段英文,(不限于一段)概括文意,再对照中文看看。
每次都是如此便可渐渐进入佳处。
关键是读文意,英文也是读书。

当读到英文的‘ranked scale’没有什么太大感觉,只是把它标记了下作为文段可能的关键。但读到中文的“等级序列”时,却能想到很多自己的经验,感觉上比英文强烈的多。
还有就是看到英文的‘establishes over individual a visibility’没什么感觉,但看到中文“建立了个人的可视性”就一下子全部涌上来了赞同和共鸣。
这到底是为什么?

Foucault p.82

We can control what people do merely by observing them

梦见一只粉色毛毛虫 妈妈拿着

一片荒漠

我总想起冬天和他去画廊
那条路上我们穿过很宽的马路,很宽的斑马线
有个头非常大的卡车
我们都没有管
我们从他们的旁边穿过去
我们去了画展

我现在在怀疑我现在在想那些都发生过吗?
那些都是真的吗?我真的有在那个冬天吗?

我和他已经不再是朋友了
我没有办法再给他打电话求证这件事情
那我应该打电话给那个冬天吗?问他是否我是那样的穿过了那条马路?

可我没有冬天的电话号码。

未来的宣告

你必有一个和我同样的命运
在一座不能被称为阁楼的阁楼上 讲述一个被阁楼关押的犯人的故事
但我希望你能知道
我从未来来,
我希望你能知道。在阁楼以外,
关押他的还有他的过去,或者他的未来
所以
让阁楼走吧
让阁楼飞走

就只有现在了

你还能看得清楚远方的云吗?
你还能看得清楚为你奔来的野马吗?
你还能清楚站立着的草原吗?
你还能清楚那些,
随着风轻轻摆动的杨柳吗?
如果你把这些都看得见了,那我和你相约。
在今夜最安静的时候我们去街上
我们在这个秋天早早地铺上雪
我们让雪
在这个秋天来临

© mate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