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tela

组诗--荷

一、生长

他有一双美丽的眼睛,从水中出来,犹如树上苹果落下再弹起,青春在他脚下,他并不会喊谁的名字,也不曾拥有一个声音

他只有在照着镜子时才知道已经夜色了

月亮饱满

马匹在湖边,用它们的尾巴,传递善良的风,有些微醺了

他从没有想过最后来临,在他漂浮在水面上的时候他仍然保持微笑,保持他的自在的风度,保持被世人称为是沉默的东西

没有声音

他只是听

有星星

在打架

有鸟儿

已歇息

夏夜多么美妙,夏夜多么使人怀念,讴歌爱情的人鄙夷金钱,讴歌生命的人鄙夷爱钱,讴歌自由的人鄙夷生命,他

拥有一整晚的时间

消化昨天的雨

在水中站的直直的犹如一位师范生,教授给孩子样的天空...

风呼喝我的名字

今夜

在屋里点起灯的我

是不会出门的

用力地告别

想一个更深沉的灯火

随处摸着就化开的灯火

有长长尾巴弯着腰的灯火


我没能醉

在你遥遥归来的等待中

未能为你杀掉一个

久别的仇人


我没有做对


躺在一起是最容易老的

他是有颗虎牙吗?

我忘记了

我们有三年不见面


许多高楼已经坍塌了

许多美丽的人老了 死了 沉默了

一些雨

在车灯的前面

一些银子

在睡袋里,树木

躺在一起


无题

我此刻是寂静的
很冷
在雪中坐下
没有火炉和昨天
对谈的人也没有
雪很多
落下在我的膝盖上
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
落到地上的却长久留着

一个关于押韵的问题

她深信押韵可以解决一切

就譬如两条腿走路

或两个在一起的人


”所以有些孤独是可耻的“

这样说你能明白吗?

如果你面对着一片海

大叫着

”可耻“ ”可耻的大海“

它会怎么回答你?

它会带你去一个梦里


你躺在那里

看着

大海与蓝天

连在一起

可当你醒来在午夜时

唯有

一整片黑暗 和几点渔灯

在那里


倒叙一种----记生活

她显的劳累

坐在已经没有神明的凳子上

看远远的麦田 风一如往常

把袖口吹起来


“他讲过要回来的”

这样说,应该算是回忆的一种修辞

她其实是沉默

从过去到现在和现在到未来

太过于耀眼的蓝色天空 像一位额娘

守着星星

她们处子的身体 

明早要生产马驹


可你笃定这一些石头都是圆的吗?

“数一数瞧瞧”

好多人的圆圆的脸出现在你的脑海里 有的很生气

有的似乎深情

按个儿

你数了一百七十个石子

“我还可以数到一万个!”

你骄傲地

把那些方的石头吃到肚子里

你告诉我

这座山上没有一个石头不是圆的

没有一个石头不是一...

平静走路的人

我不能站在那儿吹口哨而忘了走路

因为走路更重要

我不能打开了手电灯然后再

四处张望

因为光明在黑暗中更重要

你会丢失一些什么?

在走路的时候

丢失一些口哨的声音吗?

或者

在你回头之后发现你的手电筒

不见了

那些光亮没有了

然后

你在黑暗中

然后

你在一条很长很长的路上

再然后

你走啊走

你看到了你的影子

它也很长很长

但它是倾斜的 看起来像是喝醉了

或是不熟悉路况的人

看起来它好像不怎么懂你

完全和你

没有什么关系

爸爸得奖了

微信传来一个消息

是我爸爸

他得奖了 一个市里的奖

他说他高兴极了 

早上6点就换上了衣服

7点出去把奖领回来

我坐在学校食堂吃早饭

给他打电话

他的备注是"峰哥"

意思是我在吉林也会念着他做我的兄弟


电话那边他说

"我在厨房抽烟

"你妈妈发的微信

"你照顾好自己

"山丹不太冷

"我现在心情一般"

风小的时候----给casey

云在天上写楷书 

所以我想起了你


全世界的冬天都很冷

既然这样我就想留在你这里

至少

我爱你

天与云----送给刚哥

我想和你一起去看云

本想约一个地方

却又觉得

抬起来头就是同一片地方


哪里都可以

在寂静的夜里 若是忘记那些过去

你的悲伤的心绪

我们把头抬起

飘过去


好像一次聚餐

勺子像玉

滑动

在笑声中

唯它没有声音

Casey, 我要乘船去海上了

海面上可以开出花朵

白色的花朵

月光或者星光都从这里升起

树一般的鲸鱼

把尾巴递给松鼠

它们来到海上

岛屿变成了松果


再也没有太阳

刺眼的只有醒来时的波光

打着亮片的鱼像是煮过了 可以吃了

吃与被吃都很快乐

我没有带帽子

也不会带伞

雨都到别处去了 偶尔下雪

下在手心里

嘴巴里

眼睛里 

胳肢窝里

因为我举着我的双手

因为我的双手上是我的船啊

我的船上 有我的海


Casey

我们不会有争执了

对吗?

我们终于记起了那些多彩的卡车

那个骑着花豹的女人

我离开了

很多长方形的斑马线为什么不可以是

圆形?

很多天空都是打开的...

BOX

别人活的好好的好像不太需要我

我活的好好的好像不太需要别人

我们都很自适

我们都不孤独


真棒

今天明白了这个道理一个人吃饭也会更香

一个骑士,风的竹马

风不会贴着墙壁走

墙壁真的好凉

所以他在这个

空旷的街道上蹦蹦跳跳

被一辆车撞飞

被一伙儿人分开

也没有什么 他真的

是一个快乐的风啊


月亮明明挂在天上

有一首诗说月亮是风口

大意是,风从月亮那里得到奖赏 

得到一个可以骑的竹马

他多么可爱

连雪都不愿意深深踩一脚

轻轻过去 就有很多

雪的种子 在飞

风的中午

今天我走在街上

把一只耳朵露出帽子来

试图听见风告诉了我什么

当我闭着眼睛的时候

风乱七八糟的

好像也没有说什么

当我睁开眼睛

一边走着

风一边跟我说

“光抚摸过蓝色的网球场地栅栏”

“光爬上了棕色白色的树梢头”

“光正在地面上安安静静的”

这下我明白了

风告诉我的

原来都是那些

我能看到的呀

但我还是要谢谢风 它这样忠诚 

像一个回声

弹起来

又蹦到我手里

还有其他让你快乐一些的法子吗?

我很喜欢的一个女孩

她今天没有来

图书馆里空空铛铛的

可以玩网球了 但是

她今天参加一种叫做考研的考试

我想她会成功的,有一个金光闪闪的成绩

她那样努力

这一份生活也那样有意义

但图书馆还是空空铛铛的 我就不希望她成功

却怕她太悲伤

她悲伤了是会哭的

那我

会颁给她一个特等奖: 让图书馆充满鲜花和可爱小动物的美丽仙子奖

这样可以安慰你吗?

你会得到10000万尺的云彩

和一座海边的岛 

那里很美

那里的书也很好

雪中欲传给李碧璠等人的话

真想把我看到的都告诉你们

雪在红色的灯下在黄色的灯下

是不一样的

但很美丽 雪扑到谁的身上

它就会露出一个笑来

我有时发现雪是向不同方向飞舞的

它们也很民主吗 

也要分开党派吗

现在在图书馆可以庇护的阶上

一个大大的汽车 为它后面的更小一点的汽车

清理走了我喜欢的雪

我没有觉得不开心

因为有好多的雪啊 真的特别特别的多的雪

它们

从空中纷纷飞落

自由的灵魂告诉我

从餐厅出来

至少有4条路可以走到那里 

我想去的地方

但我不知道要走哪一条路是可以


月亮和灯一样亮

风中也没有方向


我记下这些来 

12.19.2018 19:04

我自己知道

在这时候我缺失了我的身体

我可能只有一个

自由的灵魂了


但是真可笑

谁知道呢

反思一下,这身体

汝追求是不是在这样夜色中匍匐下去?

或者迅速死掉什么的

谁知道呢


要回家了长吁气

眼前至少有

4条路可以带我回去至少有4条路可以走到那里

我要

哪一支腿先向前呢?

我要

什么姿态呢?

一片阳光一片铜

初:

搂抱自己经过这条冬天的女孩

受到一些指责:这个中午十分暖和

鸽子都回来了你还觉得冷吗?冬天发问

她说

主啊我是一个磨坊

我是那阴影

我是那背面我是那底端

我是口头里的祈祷

待我走在大街上

我抱住

我自己

我只能这样了主啊 我是磨坊啊

我是阴影

随时而到的,不能摸着暖与冷的

跪下的一段祷文


这冬天发了狠 它从未去过阴影地方

没有见过四面是墙的磨坊

它想象梦里人们的话 是祷文吗?它曾从窗外打量。


所以

它让风按住这个女孩

用枯枝划开了女孩的脸 冬天把自己的中午的暖和送到那里

它想要得到一个美丽的 ...

活金黄色

这些

用手指划分出的金黄色阳光躺在有枯草的砂土上。

某一个阴影

顺云动的方向在指缝那

直淌的呢


所以你区别不出来

突然的一个行人和长久的自己的沉默

是否在同一侧


草都很祥和

我们把秋天的黄色叫啊成死?

冬天的

那就是活了

早上在地面

天空收紧它的腰带 

云爬向西边

因为日出

一些人的身后会有金色的尾巴


又有一些昏暗的云在另一边

这听起来很胡闹的

它们是如此相同 闻起来冷冷的

摸上去很薄很薄


耳朵

应该让你知道,我刚踩碎了一截枯枝
听起来是甲虫的壳
碎了
应该让你知道,我的耳机质量不好
它是坏的 它会漏电
漏一些电出来
有时我听开心的歌
有时我听不开心的
都一样
是在沉默走路时它让我知道
应该想起你
你曾说过一些话
我听过,便不能再忘掉

站看

天很小
摩托车开过去了
风很小
另一辆摩托车过去了
枝头上有鸟
爪子抓的紧紧的,像叶子
怎么也不落下来

偶一恸

今年我24岁,过了年就是猪年,我就25岁了。
突然中午起来发现没有学习与冲出去的力了,软软的,缺一个立起来的东西。我想,是我的理想或者一个火热的东西正凉凉在那里
20岁的时候我曾定过一个《25岁时人生需达到》的目的,当时没有觉得如何如何,现在却一条条在脑子里,一条条比对,都是失败的也有的,是在完成中。人生不可预计大概是真,但人生有一个力总也是好,毕竟,是俗的要吃饭屙屎的人。
现在我想订一个《30岁时人生需达到》的目的,告诉自己有一个期限,需要好好努力去,不然窝着在中国河山之间,白白成了一股秋气,为之衰败而不能起。
但真的活着为了一些什么劳生子东西?我知道自己被安逸禁锢太久的,不能出去,不能有激荡,致使...

死歌

会有天使来接我

无论去西方或东方

会有天使来接我

逃跑委员的歌

一个梦想上升的年代

真好啊

连成一排

我们去月球我们在那里没有痛苦

没有无聊

没有寒冷

没有地面

没有欺骗

没有跪拜

真好

我们站在一起就是巨大的潜水艇

我们合成一个人的邻居

我们脱下衣服走上讲坛

我们忧伤地在校门口

我们的天空

我们的广场

我们的年代

真好啊

这梦想闪耀的年代

旧的君王也会羡慕的年代

人民都制伏的年代


从窗口望出去

好多的灯

张嘴巴

好多的牙

我没有带钢盔

我的头发四处飘散


"我走过一些路

"见识过一些烂的果子

"但我没有办法

"是饥饿吞噬了它们

"不是我"...

讴者的错事

灵魂集聚在年轻的肉体上

然后它飘走了


那个感谢赐予青春的人也带着悔恨


不要想句子了

有一些句子爬在墙上

柱子上影子上

不要想句子了句子又不是万灵丹

跟过去一样

有重生的希望就和幻觉一样


Wish You Were Here

走在路上有人揪我袖子

我回头看不见他

风特别冷

今天没有下雪

今天第一天

一个女人带着她的孩子从我身边经过

孩子回头望望我

记得了和他夜里唱过歌

他叫星星,会忽然变得很大

会忽然变得小

总之很冷

我很想你

这些高楼上

一个人也没有

一个人也没有

艰难,生活,死亡,悔恨,寂静

我必须要选择死

受难者已经在台阶上背负起了那棵樟树

没有力气的放羊的人

缓慢向电塔移动

钢化的草,每一竖起的草拼成的

钢化草原

那是什么?你自己问自己

在你醒来的时候

手放在胸口


冬天地球引力小于其他季节

叶子飞啊飞

叶子飞啊飞

我突然想起我的姐姐,她吻过我

阳光不强的时候我都没有能开口

她在我的嘴唇上留下一片肉 一转身

就化成血


万物

星星

光明

王延瑜

他们在一个小小洼水边 提防着不要掉下去

他们在一起组成了

一个别离


夏夜掉落了

他最终还是落了 他没有任何选择

他没有选择 

与爱人手牵...

夜归

把凤凰的灵魂含在嘴中

趟过这条小河

冬天应该落雪


拯救将降落的星星

拯救她

落进一个思念故乡人的眼里


© mate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