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tela

静夜思

夜晚浓重的裂缝快把我磨的没有了

找笔来写

一段旧的故事或几行有情的话

门外有雨


星星长毛了,睡在月的腰间

显得瘦小这时候的风

跨穿一切有原野名字的原野,所有的马不必一一相识

所有的草

不必等到枯黄再死亡


25岁,是我和世界说话最久的一次

它听进去了

我知道,我是一块排骨

在它的筷子间犹犹豫豫

徘徊者

估量者


早上得到一枚杏子,青色的在我的桌上

踮起脚把它镶去空中

做了我爱人嘴边的痣

做了一个芝麻

在吻中


和周聿一首俄罗斯人诗

或许这意味着不祥
或许这意味着早夭
在西伯利亚冬天来临之前,我站着
数我的十万匹马
数它们身上我的十万烙印
冬天来临
做一切准备,祈求大地不要流泪
祈求天空不要流泪
祈求神不要降临,这些女人在旷野,我们注定
要穿过她们要前行要覆盖,以冬天来临的旗
乌云
去到一万个世纪的春天与秋天里住下
飞鸟
去到乌云的春天与秋天里住下
灰尘,风
喘息,咬
生的叶子与倦了的、已失望的叶子
去到一万个世纪的冬天里住下
我注定要站立着,捧着我的宝贝
天空不能寻找到我
月亮不能寻找到我
唯有旷野,唯有它知道在冬天来临之前我数我的十万匹马
拒绝白昼拒绝黑夜
拒绝粮食拒绝生与死

已与十万匹马的十万个我的名字相遇
已与十万匹马的十万个它的灵魂相遇
已与冬天相遇

未完

云往东去
那个快递员跑到门口也往东去
云是白的,云带来雨
快递员
快递员显然比云更快,他很早到达东边
他很早休息

努力嗅着下完雨的

无题

下雨了
显得安静
屋里的树对烟雾过敏

在其中藏
在其外藏
乌而又亮的芒螨
是月亮的眼睛

我想我才是那个把窗子打开让灵魂飞走的神

我遇到了一位没有魂灵的宙斯
它在林间赏花
走过来坐在它身旁
我恰当地为一位神充当密友
在等待的间隙,叶子的间隙
在海的间隙,在人的眼睛
寻找第一十万亿个缺角的雷球
泡泡
寂寞的桉树号令天空黑着
一直黑到
我摸不到我的鼻子了
我嗅不到什么味道

坐在它身旁
梧桐在屋子里静悄悄

白色与黑色交织的林边

树不断摇晃
它们想变身成一个人走在街上
我就在街上
空空的街上阳光爆裂的斑点
像鱼儿冲击一个岛
动来动去的岛便浮荡着
在空空的海上

在这些麦田间隙建立起来的城中 
钢铁的风、巨石是每个人的拳头 
确定吗,一个夜晚可以解决的疑惑 
在一个吻中全部包括? 

蓝天,有最大的母亲的名字

摇晃的星星

终于平定下来了在天空安安静静

玉,由玉组成的树叶 
星星,白天的果实 
枝条啊 
来自于我的内脏 
所谓生活,紧跟马匹后面 
原野 
远方是一大片原野

在风中有灵魂 
所以醉了,第二杯酒来自太空 


"那些大地的朋友阳光下藏匿上帝"


我把远处的灯火尽可能安排在更远处
告诉我的夜晚 
这时候,它不能来

© mate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