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tela

读书人——给效天

他还不知道怎样伤害别人
用低的声音表示一段抗议
我们理解
我们理解 这是一个笑话
已经没有可以打捞的书了
摆在桌上的历史 把眼睛看见我们
我们理解
我们理解凡是被它看见的
都将属于它

“可我们究竟丢失掉什么”

你在船上一直这样问
慢悠悠的游行队伍从胭脂山出发
到达祁连

所有怀抱故乡的人安然无恙

只是他
他还不知道怎样伤害别人
他加入游行队伍

“我看见云像是有什么话要说”

他坐在船头
坐在没有旗帜的桅杆下
把一只手
伸进河里 

评论

© mate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