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tela

动物植物与冷兵器

废弃打字机的时代,我用脚写下
名字
一个黄种人,大地的弩
张嘴吃药,过年过节 奔跑的鞭炮

废除男女的限制
请求废除天地,请求与古人在一起
请求自己奔向自己
请求我的魂,回到所有它来的地方去
一个竹,面貌上刻下
“张丽娟,我一辈子爱你”
一个竹,奔向张丽娟的夜里,也奔向我
一个夜无法拒绝的清醒,它亦难拒绝这个沉默
竹=林冲
竹,代表一千万个爱,冲向梁山
竹,把张丽娟要爱死了
袖手旁观
夜,唯给予雨与云
在海边
夜,唯给予歌哭
可这是竹的宇宙
没一个爱情写到我的档案里,
没一个字,是关于我的眼睛

在秋极盛的天地间
那日头
把药滴我的眼睛
那个疼
是,
弩与鞭炮的对冲

评论

© mate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