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tela

旅途之一

总有赋闲的人乘坐一些火车
在我的国土的南方与北方穿梭
莫名的鸟叫声冲击窗子
车内满满的笑声中,偶尔听起来
似乎有求偶,或呼叫同伴的消息
但当我静静泡一杯水在摇晃的金色桌布上时
想起了一个博物馆的骑士
饮水在马上,闭着眼睛
似乎睡了
在风里不发一言
那不是我,确实不是我的内心
我时刻需要呼喊,我时刻盯着那个骑士希望他看着我
希望呼喊

窗外的鸟叫声冲击着窗子
摇晃的一杯水在隧道中
有些雾气,像湖边的早晨
像匆忙的穿错而过的其他人

评论

© mate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