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tela

静夜思

夜晚浓重的裂缝快把我磨的没有了

找笔来写

一段旧的故事或几行有情的话

门外有雨


星星长毛了,睡在月的腰间

显得瘦小这时候的风

跨穿一切有原野名字的原野,所有的马不必一一相识

所有的草

不必等到枯黄再死亡


25岁,是我和世界说话最久的一次

它听进去了

我知道,我是一块排骨

在它的筷子间犹犹豫豫

徘徊者

估量者


早上得到一枚杏子,青色的在我的桌上

踮起脚把它镶去空中

做了我爱人嘴边的痣

做了一个芝麻

在吻中


评论

© mate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