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tela

和周聿一首俄罗斯人诗

或许这意味着不祥
或许这意味着早夭
在西伯利亚冬天来临之前,我站着
数我的十万匹马
数它们身上我的十万烙印
冬天来临
做一切准备,祈求大地不要流泪
祈求天空不要流泪
祈求神不要降临,这些女人在旷野,我们注定
要穿过她们要前行要覆盖,以冬天来临的旗
乌云
去到一万个世纪的春天与秋天里住下
飞鸟
去到乌云的春天与秋天里住下
灰尘,风
喘息,咬
生的叶子与倦了的、已失望的叶子
去到一万个世纪的冬天里住下
我注定要站立着,捧着我的宝贝
天空不能寻找到我
月亮不能寻找到我
唯有旷野,唯有它知道在冬天来临之前我数我的十万匹马
拒绝白昼拒绝黑夜
拒绝粮食拒绝生与死

已与十万匹马的十万个我的名字相遇
已与十万匹马的十万个它的灵魂相遇
已与冬天相遇

评论
热度(1)

© mate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