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tela

是的,是春天来了

问icicles
风有多长
靠着墙沿,望那个东方要困觉的星星,她说
“我有三尺布,吹的起来,风长三尺
“我有五尺布,吹的起来,风长五尺”
把外墙枝头尚在的雪抖落,想起我没有布,也没有衣
想起我只是一个荒芜的叶子,在冬天的枝头,在冬日雪下凝望垂死的城楼

很久她不再看我,可能是更远的山上她与谁人又相逢
很久她又看着我,我不做一声
她说,她又说
“叶子有多响,风便有多长”

我努力开口,努力微笑

似乎是很久之后了的春天了我再想起这个故事,我努力想开口,努力想微笑
我想起之前的城楼,如今都看不到了
我想起icicles
想起她说她有一些布匹,想起那个时候有一些星星
想起星星下,曾有过雪

身旁绿叶
身旁花
嘀嘀嗒嗒的一次雨中
我摇摇撒撒地落下


评论
热度(1)

© mate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