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行走的途中无时无刻不看见飞鸟
划过的船一样,
流淌着
门的阴影下我进来
出去时候也是在影中

正午的阳光温和,少年的嘴唇温和
柔软想去亲吻一条川在一天的行程
地面悄悄扶着柳树
站起来早上,一个额头明亮
一个耳垂低低
听不出响声是不是花开,是不是果落

照耀的白雪,藏在2公分之下的土里
只收藏颜色,只想念痛

评论(1)
热度(2)

© mate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