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昏骤然远逝在海的交界线旁
抽烟的周聿
立着铜像的守铖
突然想一起交谈,配上酒。
时光在缝隙里穿行偶尔停下
是黑色眼珠立刹瞳仁
亿万人,亿万瞳仁

交通灯闪烁三次
雨滴下三点
凤凰三次挥动翅膀
宁静船只也是,消失了三次

在海的一侧风浪拍打堤岸
穆然的一个海的一侧
穿上彩衣在夜里准备我们看不见的
狂乱,狂乱,狂乱
是忽而的西北将军么?要见你
你把眼睛擦亮,瞳孔干净没有灰尘
拍裙子
拍袖子
在周聿的铜像守铖边上
你准备进击我们看不见的
狂乱,如期落下安静的手
抚摸只三个人的唇口
悄悄想,
时候到了啊,来了,留下了

评论
热度(1)

© mate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