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周聿喝酒他告诉我


饮了这杯酒不要再问了
红色沉淀玫瑰带刺的杯举起
今夜不哀的睡吧
不要再问了池塘已被吵醒
雨凌乱如思绪
把车停到一边下来我们走进一家酒馆
烈酒、甜酒、杂酒、混酒都尝尝
味道有芳香、有臭、有断然死念头、有黄河尽头
时候不迟,灯亮着就跪下祈祷
灯灭了更要祈祷啊,还有更远路
少年少年,无论是扶舟少年还是
一截火车的儿子
别说话地听,有人外面徘徊的脚步正雷
击打大地胸膛让她敞开,寻到乳房
此时该欢喜!
此时该狂啸!
大地的乳房我们碾轧攥紧啊,我们圾鞋奔出
衣服摇摇依依

再喝一杯这酒啊问是什么,天底下无大事
死亡袭击鸟雀,鸟雀袭击稻米,稻米袭击磨盘
磨盘,磨盘,原来是你
北方嚎叫,“孤单啊,我是北方”
原来是你,磨盘的孤单
风从中国来,中国侧身安全
风从周聿来,周聿笑啊,笑啊,“中国死了!”
没有楼的日子不堪高攀
时间割开我的肚皮我胃露出来,
你抱着我的圆鼓鼓问,“这是什么?”
朋友,朋友,
这是全部的今夜的隐言啊,
这是全部的酒

评论
热度(5)

© mate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