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tela

周郎

我与周郎共骑一马
在建成的路道飞驰
马很快,草很快,云很快
风不断涌来,雷电忽闪一次
第二次,三次,四次
我的马靴脱落了
我回头它便不见
我的袜子脱落了,我回头它飞奔向我
周郎不说话
哑巴,哑巴周郎
我们在路道飞驰
从一个井盖到另一个,从一处怨恨
到另一处
没有水喝
没有食物
前面的竹林逃奔出杏山
前面的猛虎卧在青岗上
前面有47个飞天
我们都没有理会,我们飞驰
在海的一边,我知还有另一边
在山的一头,周郎想知道自己是在山的一头
我们飞驰
我们以行星的力量冲开空气的冷霜
我们咬着牙,关闭耳朵
如果是一个贵族
不会避让我们,如果是一个星星
仰望的角度刚好是远方的两处
一处盛开紫色丁香
一处的墓石沉沉,正起身,欲飞驰向我
我带着我的飞奔的袜子与飞驰的墓石
我带着长调,笋枝,23片雪花
向周郎的前方行军
暮色已近,太阳要掀翻我们
何苦来哉
一场大冰将落,一场母亲的冻乳雨
将哺喂我的马匹
步调是歌,步调是尘埃,步调是剑,步调是九层天
没有吟的人
没有沉默,亦没有胸腔的慨然
我们飞驰,我飞驰,周郎飞驰,马飞驰
在下过雪的落日前
许愿是死人的干涸的河床和嘴
在没有骨头的山涧
我愿飞驰如溪河,愿飞驰如鼠,愿草成天
周郎,
哑巴周郎,在我的前面
飞驰的我们是地球的上升
飞驰的我们是极限是月是月的树影与
树影下喝醉的野人
成将士队列出发,成祭旗的女人
成沙丘上最后的枯草
成一道冷气,穿过热风

无歌的夜晚啊,终于来临
寂静的路道啊我用马蹄
敲打周郎的窗

评论

© mate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