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tela

散记

效天今天画了一幅画给我,因为我竖起了V字,让他忽然有灵感了

也因我之前写过一首诗给他,他说,要回报我


他几乎是偷偷给我的,不让别人看见,不让蓝胖子和洋洋看见。不像我,几乎有大念出自己诗的冲动


他羞怯,不会伤害别人,还无法找到一个人最软弱柔嫩的地方,还无法把自己的矛 插去那里

他是个一字眉的小孩,眉毛连着印堂 嘴巴很大,容易沉默


有好几次他几乎是央求着,让我带他去焉支山玩儿 可是,我都拒绝了。我不知道我为什么拒绝。可能是怕我们都死在彼此快活的路上 可能是怕太美丽了 我自己无法忍受太美丽的回忆

当我看见太阳

当我看见月亮


当我把头,轻轻抵在墙上


蓝胖子明天早上只能来一早上,我觉得很伤感,即使他总不爱洗澡,总喜欢一件滋蔓汗味的短袖

以前很烦他,话特别多,又是个逗逼不能老老实实坐着看书,总转悠

现在他要去上课了只能再陪我一早上自习了,就觉得狗日的以后见不上也怕是此生之最后一面


将来,谁能在将来相遇?


回来时嘉洋洋问我好几次 明天你还来吗


他是张掖人,我才知道,他家在张掖,初中在张掖一中,高中在张掖中学。


他把山丹叫做老家。我从没这样叫过,听着,似乎是一个死掉了的地方

山丹的水质不好,他特意借了图书馆的纯净水拿回去喝。他是个学计算机的,邮电大学的,是个话不多的人。


我和效天和蓝胖子去博物馆没有叫他,因为我们一起去尿尿了也没有叫他 应该叫上的。他也必定有感受到孤独的时刻


即使是,非常廉价的 孤独

评论

© mate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