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日夜晚,听见声音

床下怎么可能只有一具

女尸

觉得不够

是一片树叶那么大的城市

黑夜扣住

在手心

一条河流收集蝉

另一条

仁慈追随

把秋天的剑拿来

三个月亮

三个月常在不同地方


听见窗帘的叫声

狭细声腔,用眼睛说话

“看我,看我

“我在平原的麦色中

“是永不丰收

“在高原,他们叫我

“褐色的羊肉”

评论
热度(1)

© matela | Powered by LOFTER